乙一

...脑洞剧集中..写的文文全部都是自high产物,难看然后此人已死..有事QQ(沉迷跑团无法自拔)

【游戏王ARC-V】死亡BUG(序章)

第一次写文,错别字表在意,人物性格略崩,有点虐心请注意,(希望不会被吞),本文属杂食系,希望大家喜欢





死亡不是生命的结束、 而是生命的另一种开始。
———贝塞罗
游矢像往常一样起床,叫醒兄弟们,一切是那么的平静......(才怪)
“游矢再让我睡会儿”游吾把被子盖在脸上,一副我就是不想起的样子。”
“游矢待会.....”游斗也赖在床上,看来很累了。
游矢无奈的看着自家的三个弟弟。
“三个?”
“游里不见了!”游矢着急的翻着被子,突然床下传来了声音。
“游矢,我在这里”游里有气无神的回答。不用说肯定是游吾睡姿不好把他踢下来的。
“游吾~看来好久没和你算账了呢!”游里身后冒着严重到肉眼可见的黑气。
“自求多福吧,游吾。”
游家的早上就这样渡过了

“你们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你问这些干什么游矢?”
“也没什么啦,今天下午零儿邀请我去四大家族商谈会议当他的副手,可能会晚点回来。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的话不用担心,今天我去隼那里打工,应该在那里过夜。”
“嗯~你和黑咲家走的很近嘛!”
“游里!”
“知道了,知道了,游矢也是不要担心这些嘛,我今天要给零王打副手不回来了。比起我们还不如担心一下赤马那边。这么重要的会议,一定会有人阻拦吧!”游里喝着红茶表面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嗯,我会小心的,游里虽然零王是零儿的爸爸但是零儿说零王很危险,还是不要太接近他比较好!”
“知道了~”继续望天
“你们都有地方去吗?就我一人看家?(╯‵□′)”
“冷静一点游吾,说起来如果会议成功的话,貌似回来同调市举行赛车比赛!”
“真的吗?果然游矢最好了”说着游吾就跳到了
面前给了个大大的吻!
众人:“(#゚Д゚)”
当事人:“(๑• . •๑)”
“死香蕉,你死定了”
“融合~^_^说吧,想怎么死!”
“不是融合是游吾”

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啊,应该是零儿派来接我的车,那我先走了,我不在家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哟!”
众人:“ (●ω●) 好!”
游矢刚推门而出,屋子里又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那个,你是?”上了车,游矢有些奇怪,他并没有见过正在开车的这个人
“赤马零儿让我来接你。”开车的人说道
游矢听见对方回答后立即打开车门跳车而出“你不是赤马集团的人,你是谁?”
“哦?这么快就发现了吗?”
“不管是赤马集团的员工还是竞争公司都管零儿叫赤马社长的,你到底是....”没等
游矢说完,他就感觉到四肢突然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意志也慢慢涣散
“难怪赤马零儿如此重视你,观察的挺仔细的嘛,不过晚了哦,我可是在车里放了催眠瓦斯呢!”
“可恶!”随着声音的发出游矢晕了过去.....


“游矢为什么还没到!”赤马零儿很是着急不光是四大家族会议快开始副手没来的缺失,毕竟能当这个职位的人有很多。更多的是担心游矢的安全问题.......
“派去接榊游矢的车不见了!”不知谁说了一句赤马零儿站了起来,但不久又坐下了,榊游矢和家族的利益他还是选择了家族,就像十年前那样........

另一方面榊游矢这边

“这里是......”游矢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上被绑着,虽然尽力想挣脱,但仍是无济于事。
“这里是哪里你没必要知道。”
“你是,刚才开车的司机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要问目的的话还用说吗当然是杀了赤马零儿啊!”
“为,为什么,零儿哪里得罪你了?”
“零儿?叫的挺亲密的嘛,那个家伙呀,可是毫不留情的杀死了我的弟弟哦!”
“不可能,零儿不可能杀死你的弟弟的,零儿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你了解那家伙什么!”那个人看起来很生气他把刀划过游矢那张充满恐惧的脸。
“那,我们换一个说法吧,那个家伙了解你什么?了解你的软弱?还是了解你的过去?”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知道你的过去?这个很好解释呀,因为我也是目击者之一呀!“
“你.......”
“好好想想吧,现在接你的车失踪而赤马零儿还没来救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在利益和你之间选择了利益,选择了利益就像十年前他对你做的一样!”
“十年前?”
“哦?看来你还不知道啊,杀害你父母的幕后主使!”
“不,不会的”游矢痛苦的摇着头
“不会的?你只不过是赤马零儿的棋子而已,现在你已经毫无作用,理所当然扔了,至于十年前,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为了什么吧!”
“...能力者!”
“没错哟,你们的父亲就是世界上第一个能力者,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虽然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也改变不了你们被利用的事实!”
“零儿他...”
“我很好奇呢,作为他儿子的你,是否也会是能力者呢?不过在这之前,说出赤马集团的股份和资金动向,这样我就可以把那家伙拉下台了,哈哈哈”他狂笑的像个魔鬼
“也许,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杀了赤马零儿的,你不配!”
“还在嘴硬吗?”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着许多针筒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药!”
“你,你想干吗?”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直到说出为止。告诉你一件好事,我以前可是医生呢,所以对用药很熟练”他握着游矢的手臂,游矢尽力挣脱可是浑身缺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注视着针筒把那液体打入自己的皮肤中
“怎么样,我配的药不错吧?”

游矢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飘,他的身体放弃了抵抗,眼神也慢慢变的毫无焦距
“这可是我配置的实话药哦!好了,现在说出赤马集团的股份和资金流向吧!”
“在...在赤马家的...”游矢感觉嘴和思想不受自己控制了,仅存的意识告诉他不能说,他咬住舌头...
“竟然昏过去的.....软的不吃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五天后

“还没有榊游矢的消息吗?”赤马零儿这几天近乎疯狂的寻找榊游矢缺毫无消息,预感告诉他榊游矢已经陷入了极度的危险之中..
“榊游矢不见后,他的弟弟们没找他吗?”赤马零儿对新的副手说道。
“是的,他们并不知道榊游矢已经失踪的消息,榊游斗在黑咲家,榊游里现在因不明原因被学院追杀中,榊游吾在同调市准备参加比赛怀疑服用兴奋剂在监狱中。”
“好的,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他们..你先出去吧!”游矢你在哪里?是我错了吗?但是我别无选择.......


某仓库中
“嗯.....唔....”游矢的脸上一片潮红,两只腿不自觉的摩擦着,
“哦,刚才注射的是我用三唑仑和几种药组合而成的哟,这几天对你注射各种药剂,没想到你的嘴挺严的,真不知道赤马零儿有什么好的还值得你袒护。
“不...不用...你管..呜..”游矢现在羞|耻而饥|渴的渴望着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被这个小人。
“还不肯说吗?”男人握住游矢的手腕
“嗯~.....啊...”强烈的快感使他本来敏感的身体更加渴望,他渴望有人来摸他,这种渴望在羞|耻感的作用下,起到了相辅相成的效果。
突然,游矢感觉到一丝触电般的快感。男人拿着羽毛轻轻的扫过了游矢的乳尖。
“嗯……不要……”游矢轻轻的呢喃着。
“嗯?很想要对吧,来说出来就解脱了哟,说出来我就给你哟!”男人加快了羽毛的速度。
“…这样……嗯……不行啦………”游矢十分敏感。他依然闭着眼睛,全心全意地感受着男人带来的快感。
“还是不说呢!”男人拿出一个长长的鞭子。狠狠的抽了过去
“啊,嗯,啊..疼。。。”按耐不住的压抑喘息,呻吟,为这方空气都染上了丝丝情欲的色彩。
“看不出来,你这么敏感呐,明明昨天拿牙签扎入指甲时都没有叫疼呢!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零儿....救..救救我。”
迷茫 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忏悔 已经是空虚的白纸
泪水 洗刷不了我的罪恶的灵魂
人生 为何是如此的残酷游矢留下了泪水,他的泪水里包含着许多他无法接受残酷的事实“就这样结束吧。”游矢的脑袋里传来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是啊,就这样结束吧,对不起...我不能回去了,游斗你要照顾好自己和大家,游吾不能总挑食,要听游斗的话,游里虽然你表面总是毒舌,但是心还是好的要坦率一点啊,柚子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零儿......对不起...对不起。”
2049年9月22日14:34
这天天气异变,各地天气混乱。游矢,游里,游吾,游斗同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在同一时刻死亡。



评论(4)

热度(17)